当前位置: 主页 > 黄大仙 > 内容

热门内容

印象企石:“我是一棵树

时间:2017-06-30 23:1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从市区的万江区域,顺着东江南支流的堤坝东江大道一向东,依次经过石碣、石龙、石排三个镇,最后“企定系”企石。程,刚好四十公里。

  黄大仙公园,绝对算是企石比较为外人所知的胜地。上点年纪的东莞本地人,提起企石,首先也都会提到黄大仙公园。

  黄大仙公园的闻名,自然跟黄大仙密切相关。黄大仙为何方神圣?这里有一则不得不说的传说。相传黄大仙真名为黄润福,是土生土长的企石本地人。其人慈悲为怀,得到吕洞宾引导修成,在同治12年的农历七月十五日投东江羽化升仙。后人便在其投江处建庙纪念,经过一百多年的演变遂成如今的黄大仙公园。

  黄大仙公园里的古庙非常,因而名声在外,常年香火鼎盛,香客如云。跑行完公园之后,我以为其实公园扬名的很大一个因素还在于其形胜。

  坐落于东江南支流畔的黄大仙公园,面江而立,靠山而居,青山绿水环抱,鸟语花香蕴绕,风景自是宜人。如此得天独厚的近乎奢侈。

  进入黄大仙公园的大门,一股安静、静谧、的氛围扑面而来:公园内植被茂盛,林木森郁,其中尤以入门处的许愿榕树最为显眼。从外观上看,这棵担当许愿的榕树应该也是有些年岁了,根系非常发达,树干甚是硕大,树影婆娑,树荫清凉。横七竖八的枝丫上,挂满了无数红色的许愿带。每当风起之时,许愿带在盛绿之中随风飘扬,象征美好愿望亦随风而至。很享受这样的气息,这是一种与大门外车水马龙的繁竞截然不同的气场。

  循着许愿树继续前行,几步就到了黄大仙古庙。这也就是传说中的黄大仙跳江的旧址。古庙为传统的二进式古建筑,始建于清代同治12年,迄今近150年。古庙屹立于江岸峭壁,江水湍急怒奔,流水嗡嗡作响,临江而立马上就有一股逼人的非凡气势。古庙内,信徒们正虔诚焚香,低声祝祷,氛围如此肃穆,只见浓郁的香火从百年的青瓦灰墙间袅袅腾升。

  古庙身后是金校椅山。攀登金校椅山,须经过古庙的后面几条缓急不等的上山小道。我选择了其中一条稍为平缓的小道继续前行。小道依山而建,盘山而行,颇有曲折婀娜之姿,既可以从不同的维度欣赏眼前的壮阔东江,也减轻了膝盖的负担,更能享受攀爬之趣。受限于山体并不庞大,走了大约十几分钟便到了山顶。

  金校椅山的山巅矗然立有一塔,名为文昌阁。这是一座传统的塔楼式完整建筑,典型的中国风。足有五六层之高,色的底色设计,耸然立于不算高大的金校椅山上,显得蔚为壮观。沿着塔基的石阶拾级而上,注目眼前横飞的斗檐,笔挺的圆柱,雕龙画凤的门窗,不禁惊叹阁楼在细节上所彰显的匠心。

  登临文昌阁的最高处,最喜欢屹立于塔顶远眺:只见远处的东江如得令的骏马奔流而来,万川交汇,江拥山抱,草木皆荣。企石山河之多娇,由此可见。

  东江金海岸,名字听上去有点故弄玄虚,明明是江为何冠以“海岸”?真正跑行之后,才发现名称所言不虚。

  整个金海岸体育长廊,依东江岸线而设,西起黄大仙公园,东至虾公山,全长达14公里之多。若是一个来回,则比半马的量还多了六七公里。

  海岸式的江畔景致,是体育长廊最大的特色。东江南支流偏爱企石,江流到了企石金海岸一带豁然开朗,波平宽阔,大川横流,从企石这边望去对面的惠州地域怎么也有三四公里之宽,乍一看还真有点内海的即视感。

  海岸又怎么少得了沙滩?只见江边一带地势平缓,金的软沙云集铺陈开去,在阳光下散发出淡的光彩。再细看这些沙粒,和其他河沙不太一样,毫无杂质,细软如丝,踩在让人身心瞬时放松,立即产生置身海边的错觉。

  早在十年前,经济不算宽裕的企石镇府就大手笔投入三千多万元巨资,建设了这个东江金海岸体育长廊,创造性地在江边打造出一个海岸沙滩式的体育长廊,并且还赋予了工沙滩、足球场、篮球场、网球场、儿童游乐场、风筝广场、渔船码头、沿江观景平台等功能设施,为市民打造了一个非常难得的融观光、休闲、健身、娱乐于一体的绿色健康活动长廊。

  这是因为,在企石,有一棵生长了千年的古秋枫树。古树是企的图腾,古树已经融进企的血液,成为了企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坦白说,虽然心中对千年古秋枫树的状貌有了无数次初步的想象,但当真正来到这棵位于旧围村的古秋枫树前时,内心还是被深深的震撼了。

  这棵栽种于北宋咸平五年(公元1002年)的古秋枫树,已是1015年高龄。这也是东莞现存唯一的千年古树,堪称东莞的“树王”。 透过秋枫树旁的石栏杆,可以清晰地看到古树饱经沧桑的根系、糙中有细的肌肤和的枝干。几十米高的树干,宽近十米的树围,繁茂无比的枝叶,发达强壮的根系,还有几乎覆盖了上百平方米面积的树荫。虽然经历了千年风雨,但秋枫树并不显得丝毫老态龙钟,一如其他青壮年的树木绿意盎然,树根盘根错节,没有半枝残丫,挺拔的老干勃发出层层生机。我承认,眼前所见,所有的一切,已经打破了之前对树的认知。

  据说有宋之时,秋枫树所在的旧围村人祖先从中原地区南迁而来,定居时种下秋枫树,作为立村的“风水树”。此后,又在秋枫树旁建起祠堂,形成“左祠堂、右秋枫”的风水格局。千年以来,秋枫树一直默默扎根于此,用宽厚无比的巨大臂膀,着脚下的这片土地,着村民一代代生生不息。

  不少民族都有对树的文化,比如壮族就枫树,将枫树看作神明的。同行的企石朋友告诉我,旧围村人对古秋枫树也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情结。在当地村中,千年古秋枫树是村中辈分最高的“”。有些族人,遇到不顺心的事,或有美好的愿望,都会向秋枫树和许愿。

  也许是秋枫树的庇佑,在旧围村,有不少长寿者。年高树老,旧围村人一直保持着尊老敬老的传统。每年春分时节,老树发新枝,旧围村就在秋枫树旁大开筵席,孝敬。而为了庆祝古秋枫高寿,企石每两年都会在金秋时节举办“千年秋枫文化节”,以文艺晚会、美食嘉年华、施粥布茶会、民俗文艺展演等系列活动,表达对古树的。

  我想,这些围绕千年古秋枫树蔓延开来的文化枝叶,本质上都可看作是古秋枫树文化的一种传承和沿袭,又何尝不是千年秋枫树的“古树发新芽”?

  你无法想象,在企石,千年秋枫古树还不算是最古老的文明。比古秋枫更古老的文明火种,在江边村的万福庵贝丘遗址。

  据考证,江边村的万福庵贝丘遗址属于新石器时代遗址,可以追溯至五千年前的刀耕火种年代,是东莞目前发现最早有人类居住过的地方。与南城蚝岗的贝丘遗址一样,企石江边村的万福庵贝丘遗址也是珠三角文明史上具有代表性的一处文化遗产,对研究古代社会的演进、岭南文明起源、文化交流以及民俗文化等具有重要的标本意义。

  提起东莞的古村落,很多人并不陌生,比如石排的塘尾古村落、茶山的南社古村落乃至桥头的迳联古村落等,都有不低的知名度。与这些相比,企石的江边古村落却是低调的存在。但其实,江边村一点都不比其他古村落差,因为其丰富的文化遗存,还被评为省历史文化名村和中国景观村落。

  江边村的低调,是由种种原因造成的。进入江边古村落,立即被其层次分明、特点明显的古村落群所震撼。行走在江边村的元明清时的旧建筑、旧民居,虽然不少由于年久失修,已经显得破落不堪,但仍然可见当年的风韵。我在古村的建筑间无目的的徘徊,一间接着一间的看,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看,生怕错过了任何一间建筑。

  尤其喜欢流连于村前屋后的古井、古树,与古建筑相比,古井古树不会因为岁月的流逝而失去生机,在这些依旧保留着生机与活力的状物前,仿佛一下子又回到江边企遥远的耕读岁月。因为有了古井古树,古建筑间的飘香饭菜,鼎沸犬声,和携妇带幼的一家温暖天伦之景,才会一下复原到眼前。

  江边古村落群基本保留了明、清时期的建筑风貌。据初步统计,元代至清代的建筑就有240多座,明清时期的破旧民居100多间。江边村的古建筑、巷陌、古井等珍贵遗存,形成了以“三纵十五横”的巷道成井字形网状的村落布局。和千年古秋枫树一样,古村落是企石悠久历史、深厚文化底蕴的外在表现。

  树高千丈不忘根。和其他古村落一样,念祖是江边古村落的一大特点。古村落中其中不少是古村祠堂,古祠堂普遍做工精致,保存完好,香 港 六 合 彩 九 龙 广 告 网对研究村落历史文化具有比较高的价值。

  跑行企石,似是在翻阅一本厚重的历史书,更是在对话一棵生生不息的树。在繁华落尽的江边古村落,重拾企当年的生活足印和岁月,这是企石之树的树根;在旧围村的秋枫公园瞻仰千年古秋枫树,追远千年企石繁衍的根系与文脉,这是企石之树的树干;在东江边的黄大仙公园,追寻黄大仙的仙踪旧事,感受大自然的风水形胜,这是企石之树的枝丫;到美丽的东江金海岸体育公园和自然成趣的虾公山,放飞假日的惬意心绪,这是企石之树的新叶嫩絮……

  跑行企石,宛如从企石这棵大树的历史深处走来,走过它的风风雨雨,走过它的沧海桑田,走过它的枝繁叶茂,走过它的安宁。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你就60秒!

相关推荐